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夏虫情趣,记忆中的夏天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9 05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夏天是昆虫欢唱的季节,有的虫儿虽然生命短暂,“夏虫不可语以冰”,但它足以点缀夏季,丰富人间情趣。

蝉声特别能打动诗人的心扉,“泉溜潜幽咽,琴鸣乍往还。长风剪不断,还在树枝间”,这是一种意境。躺在绿荫下,蝉声正在欢噪,像海潮般冲击你的耳鼓,这又是一种意境。

捕蝉是往些时候人们喜欢做的事儿,午后约二三玩伴,肩扛一根粘有黏面筋的长竹竿,头顶烈日,伴着蝉声去捕蝉。蝉儿是十分机敏的,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即停止鸣叫,一旦发现不妙,立即逃之夭夭。决定捕蝉成败的,是在蝉停止鸣唱后的那短暂的几十秒钟,必须屏声静气,不去惊扰有所警觉的蝉,然后迅速粘住它的翅膀,才能成功。《庄子?达生》中以楚国驼背老人粘蝉的故事说明凝神、虚静、空明,大概也是有感于此吧。

蝉儿之外,还有蜻蜓。盛夏时节,只要天气闷热,稍微有点雨意,池塘边,树丛下,院落里马上便会飞来数不清的蜻蜓。捉蜻蜓的乐趣,丝毫不逊于捉蝉,手持一把破蒲扇,随着蜻蜓来回挥舞扑打,一扇一个准儿,不一会儿就扑下一大把蜻蜓。蜻蜓是家鸡的最爱,孩子们便将捕得的蜻蜓用线串起来,逗得鸡儿满院跑。

夏天的虫儿,还有金龟子,有些地方称之为“金妈妈”。金龟子如蚕豆般大小,背面似铠甲,呈铜绿色,有光泽,飞时鞘翅有栗色反光,十分好看。金龟子极易捕捉,捉来的金龟子用细棉线系其颈部,一手抓牢线头,一手捏住金龟子背部,口中诵着古老的童谣:“金妈妈,银妈妈,不飞就是臭妈妈……”手一松,金龟子就顺着手中的线飞起来,给孩子们增添了几分乐趣。

“轻罗小扇扑流萤”,夏夜清风徐徐,蛙鸣阵阵,也是萤火虫最多的时候。捉萤火虫不需要任何工具和技巧,萤火虫的飞行速度很慢,在黑暗中特别容易分辨,飞近时手一捞就可捉到。捉多了,便找来一个广口玻璃瓶装进去,回到家,睡觉前带到蚊帐里,不一会儿,便进入了梦乡,绿幽幽的光芒仍在睡梦中闪烁。

如今,这种令人回味的夏虫情趣和情境很难再见,似乎只能在回忆中才能有了。

◎本文原载于《光明日报》(作者潘春华),原文有修改,图源网络,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Power by DedeCms